崇明山歌中的革命歌谣

——崇明非遗中的红色资源

柴焘熊

在崇明山歌被列入国家非遗第五批保护名录之际,向大家介绍部分流传于崇明地区的革命歌谣,这些都是多年来歌颂革命斗争、反抗封建剥削、诅咒黑暗社会的歌谣,也有在社会主义建设年代里歌颂党、歌颂新时代、新生活的作品,也是崇明非遗中的红色资源

诅咒黑暗社会、反映官府和地主老财的严酷剥削的有:

《贪 官 污 吏》:城隍不贪财,香烛元宝哪里来?婊子不贪财,雪花粉胭脂哪里来?做官不贪财,万贯家财哪里来?

   《还有一个心更毒》:十个粮户九个贪,还有一个心更毒。河边洗手鱼虾逃,鸡蛋一摸小一壳。头碰桃树不结果,脚踏青山草也枯。

  《百姓号啕大哭》:乡长造船砌屋,保长吃鱼吃肉;甲长跑南跑北,百姓号啕大哭。

  《野鸿田农民真正苦》:一大圈头野鸿田,四周高来象个镬子式,逢着天旱年景沟底干,多雨年头变成囤水田。七尺岸头八尺潮, 芦花顶上浪滔滔,十年种植难得一年好,斗量花来手拉稻。八月初三风雨兄弟一起到,野鸿田一片白茫茫。家家房屋浪里漂,老人小孩命难逃。白手起家重建家园来安身,只好住勒雕空椽子滚龙厅,东南风生自开门。西北风吹自关门,门闩用仔铁塔柄,门臼用仔碗爿衬,门搭用仔布条筋。半饥半饱当一顿,拾柴割草过光阴。困么困仔芦笆门,杨树马櫈叠勿平。夏天困仔眠衣筋,芦虱蚊子一起叮。冬天困仔被絮筋,受寒受冻脚牵筋。侧笃困仔看见走路人,朝天困仔看见满天星。北海咸水浸入更伤心,蛸蜞蟛蜞列阵当战场,野鸿田变成大荒场。粮户人家羹香菜肴热腾腾,穿红着绿心笃定,时常出来收租逼债害百姓,奸淫笑声在厢房。穷人家黄昏五更纺纱又织布,年轻力壮帮着粮户做长工。老人带仔小囡串门户,一百零八根讨饭棒出在野鸿田。穷人遭遇苦辛酸,盼望何时出头年

  如反映国民党反动派为打内战抽壮丁的歌谣:

 《保长嫌我俚捐款少》: 我爷被抽壮丁扛大炮,姆妈哭得泪湿腰;领仔我俚去哀告,保长嫌我俚捐款少。

 《吓来钻泥窖》:老头子放哨,老太婆看门。一听到狗叫,小姑娘吓得直跳。小伙子日白宵夜在芦荡里困觉,一听到声响,直往钻泥窖。

人所共知,抗日战争是指在20世纪中期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抵抗日本侵略的一场民族性的全面战争。由于时间从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起,至1945年9月日本宣布投降止,因此亦被称为十四年年抗战

十四年年抗战中,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犯下了一系列的滔天罪行。他们残害无辜的平民,使百姓惨遭蹂躏;他们破坏中国的基础设施,使城市百业凋敝,民不聊生,财产被抢夺一空;他们奸淫妇女,所到之处,到处抢抓花姑娘,甚至连老妇弱女也不放过。所有这一切,在中国人民的心灵中刻下了无法抹去的创伤。我国人民与之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并最终取得了伟大胜利。崇明岛上亦如此。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游击队,给予了日寇沉重的打击,也产生了不少脍炙人口的抗战歌谣。在长期的苦难中,老百姓的心灵经历了恐惧、忧伤、愤恨、抗争的过程。他们痛定思痛,将所闻、所见、所想编成朗朗上口的歌谣,让其口耳相传。

熟悉崇明历史的人都知道,历史上农家一直以种花纺纱织布为主要产业。每年秋天新棉登场后,农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开始忙着纺纱织布。早期的明清《县志》上就有“玉宇机声”之说。民国早年时期的《县志》更是指出,崇明全县有织布机10万台左右。崇明土布生产后大都通过北洋航线销往东北地区。纺织崇明土布,可以说一直是旧时崇明民间的支柱产业。但是,在“九·一八”事变日本强占我国东北后,北洋航线中断,土布失缺了前往那里的销售渠道。崇明农村里的纺纱织布人家,一下失去了很大的市场。许多靠收购、销售土布为生计的布庄,也只有关门了事。于是,崇明的老百姓恨得咬牙切齿,就有《东洋乌龟大炮响》(崇明方言把乌龟读作“乌鸡”)这样的童谣在民间诞生:东洋乌龟大炮响,乡下勿听见布机响。种仔棉花呒去处,大小布庄全打烊。

“七·七”事变后,日本侵略者的铁蹄更是踏遍了大半个中国。他们到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日寇的凶残行径激起了老百姓的极大愤慨。但中国人民并没有屈服。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各抗日根据地的军民团结一致,奋勇抗战。这时期的一些童谣,充分反映了中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决心。1938年的3月18日,是崇明沦陷的一天。那天的黎明时分,驻上海的日军第101师团102旅团的步兵103联队,共约1000余人,在联队长谷川幸造带领下,分乘2艘军舰,由5架飞机作掩护,来到新开河西边两三里路的海桥港外口滩地,强行登陆。新开河民众教育馆组织的港口巡逻队发觉后进行阻击,当场打死日寇2名,后因众寡不敌众,被迫撤离。鬼子登陆后,一路烧杀抢劫。在占领县城后,更是大肆抢掠,奸淫妇女,城内居民纷纷出逃。3月21日,日军分兵在新开河、堡镇、庙镇等处建立据点,并向公路沿线集镇搜索“扫荡”。两旁的集镇相继遭殃。崇明百姓由此开始了在日寇统治下的苦难生涯。童谣《小麦叶子青又青》,反映的就是日本鬼子侵占崇明的这一情景,也反映了崇明人民一开始就对东洋乌龟英勇抗击的史实:小麦叶子青又青,三月十八来了东洋人,先登海桥港,后上崇明城,杀人放火真凶恶,家破人亡无处去逃身。大家参加游击队,拿枪快快去打东洋人,先把地雷埋,再把炸弹扔,用尽力气拼刺刀,要让鬼子早早命归阴。

由于国民党当局奉行的是消极抗战的方针,县长顾鸿熙带领县属机关,县保安大队长徐渭樵率领县保安大队,逃到了海门苟且偷生。留居岛上的百姓,遭到日本鬼子的刀刺枪杀,日寇奸淫掳掠无所不为。无奈之中,老百姓只能盼望英勇抗战的新四军,前来为他们惩罚日本鬼子。广大老百姓把对敌斗争的希望寄托在了新四军、游击队的身上。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崇明先后涌现了一大批以瞿犊为首的抗日英雄。后来,中共江苏省委江北特委又派王进到崇明,任崇明县民众抗日自卫队党代表,负责政治工作。王进和瞿犊一起在崇明制订了“三点一线”与日寇的作战计划,组织游击队对县城、堡镇、庙镇的日寇据点发动攻击,在重点交通线上不断伏击鬼子。崇明民间流传有这样一首童谣:《百姓盼来游击》,讲的就是这时的情况:东洋乌龟到崇明,上沙下沙勿太平。百姓盼来游击队,要叫鬼子命归阴。

为了抵御日本侵略者,在中共江苏省委的领导下,崇明县民众抗日自卫队的多支部队,在瞿犊、王进牺牲后,又在茅珵、韩念龙的领导下,在蒋煊洲、沈鼎法、施鼎新等热爱祖国的仁人志士参与下,在岛上开始了与日本鬼子浴血殊死的抗战。《游击队已经埋伏好》这一童谣,就描绘了崇明上下沙地区的游击队,多次埋伏在玉米地里、芦苇荡里,与日本鬼子作战的史实:鸡不叫狗不咬。游击队已经埋伏好,不管东洋乌龟来几个,来多少就叫伊死多少。

在不顾自身生命危险、狠狠打击日本鬼子的战斗中,崇明的游击队先后涌现出了不少可歌可泣的英雄。瞿犊,王进,龚淡,汤如甦,金有祥、沈锡祥······一提起他们,敌伪就如惊鸟丧胆。其中活跃在崇明东部四区的蒋煊洲,更是一个让鬼子伪军恨之入骨的勇士。蒋原是四区民众教育馆馆长,日寇侵占崇明后,他在民间收集枪,组建抗日游击队。初时队伍只有9个人、6支枪,番号为四区常备中队,蒋煊洲任中队长。凭借着自己的胆气毅力,四区常备中队打了一个又个胜仗,抗日队伍很快发展成40多人,19支长短枪,1挺机枪的、部队,成了在崇明抗日自卫总队中大名鼎鼎的“蒋队”。由于蒋煊洲作战英勇,不惧生命危险,老百姓称其为“蒋扑命”。《东洋乌鸡吓脱命》,就是描述“蒋队”奋勇作战的事情:下沙出仔“蒋扑命”,东洋乌龟吓脱命。盒子枪来机关枪,拿伊一厾忙逃命。

崇明抗日游击队的英勇杀敌行径,让占领者日本鬼子和汪伪部队吃了不少苦头。日寇宣抚班头目石桥,因为战败屡遭上司斥责。老羞成怒之际,鬼子也曾多次组织清乡扫荡,欲报仇雪恨。尽管石桥请求上司从外地调来了重兵参与,但是,他们下乡时往往连游击队的影踪也见不到。气急败坏的日寇于是就把普通的平民百姓当作其兽行发作的对象。他们见到老百姓就杀,见到民房就烧。震惊沪上的竖河镇大烧杀,就是日寇所犯的其中一次罪行。童谣《烧我杀我全记账》就是百姓牢记鬼子大烧杀的明证:城隍庙里架仔机关枪,对我俚百姓来开枪。无辜百姓命遭殃,烧我杀我记心上。哪怕东洋乌龟再猖狂,总有一天要还帐。

在抗日游击队的影响下,崇明的儿童小小年纪也立下了杀敌报国的志向。童谣《铜鼓咚咚锵》就表达了儿童们这样的心愿:铜鼓咚咚锵,喇叭声声响,我俚童子军,也要上战场。东洋乌龟凶,我俚本领强。拿刀杀伊千万个,赶伊回东洋。铜鼓咚咚锵,喇叭声声响,我俚童子军,也要上战场。东洋乌龟凶,我俚本领强。拿枪打伊千万个,送伊见阎王。

对于日本鬼子的疯狂扫荡,崇明的抗日游击队自然也不会坐以待。他们组织力量,曾先后几次袭击鬼子伪军在堡镇和桥镇的警察所,缴获敌伪的枪支弹药,惩处为非作歹的汉奸,把欲清乡扫荡报仇的敌人弄得焦头烂额。其中有一次,崇明抗日自卫总队四区的游击队,竟然把被日寇强占、并为其生产军棉的富安纱厂给炸了个朝天,惨重的损失一时间让嚣张的日伪惶恐不安,连续数天在堡镇一带搜寻游击队,但仍一无所获。《富安纱厂炸弹响》就是讲述这一胜利的经过的富安纱厂炸弹响,我俚高兴心里厢。汪伪汉奸东洋人,吓来半夜乱打枪。

 经过多年的艰苦奋战,抗日战争终于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喜讯传来,全国人民无不欢欣鼓舞。崇明岛上的孩子,也高兴得唱起了《咪咪唻 啦到唻》的童谣:咪咪唻,啦到唻,孙中山活转来,汪精卫死下来,东洋乌龟下棺材。矮脚蚂蚁吹鼓手,长脚蚂蚁扛棺材。啊啦啊啦嘭起来啊啦啊啦嘭起来!

他们还唱着《鬼子逃了》这样兴奋无比的童谣来庆祝来之不易的胜利:鬼子逃了,汪伪死了,天要亮了,我俚笑了!

抗战胜利后,又经过了三年的解放战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劳动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扬眉吐气翻身作主,开始告别了那种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的苦难生活,经过一系列的奋斗,走上了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这期间,崇明也产生了不少的新民歌,如《毛主席领导赛爹娘》:毛主席领导赛爹娘处处为我俚出主张,坚决跟着共产党,年年丰收有保障。

    这是一解放初期在崇明地区流传最为广泛的崇明山歌。它用岛上典型的男女四句头山歌曲调演唱,当年上下八沙的老百姓几乎人人都会,体现了崇明老百姓对党的感恩之心。

   除此外,还有如:《登上金鳌山望北京》,登上金鳌山望北京,北京有座天安门,毛主席站在门楼上,万里红光照人心。

    描写镇反运动的有《镇压反革命》:镇压反革命大家一条心,跟着共产党,天下享太平。

    描写妇女解放后当家作主翻身的有《我俚妇女大翻身》:如今也要把家当。抬头挺胸不受欺,男女平等全靠党。

   还有:《当家作主人》,我俚妇女从前不识字,钞票借脱不得知,等于像瞎子。共产党来了翻仔身,先生送上门,识字开眼睛,写信记不求人,当家作主人,伊呀呀,依呀呀呃,当家作主人。

    歌唱走了农业集体化道路农业大丰收的有:《年年都是大丰收》,有了互助合作化,农村天天新变化。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我俚大步跨。年年都是大丰收,我俚年年笑开口。毛主席和共产党,恩情永远记心头。

   还有:《人民政府领导花地好》,人民政府领导花地好稻个子堆得小山高,哎呀呼咯噢哎呀呜噢咯号,一亩要挑几百挑。

  近年来更为精彩的是,群众文艺的爱好者们,编撰了不少在党的改革开放政策指引下崇明农村取得的翻天覆地变化的新山歌。这里辑录一首《新对花》如下:

  青竹杆打水白洋洋,山歌听我俚唱开场。男男女女都来唱,一句一句紧跟上。秋九十月末暖洋洋,社场上面真闹猛。男女老少侪来看,山歌越对月响亮。啥花开在芦青上?啥花开在灯芯上?啥花开在推刨上?啥花开在灶头上?芦花开在芦青上,灯花开在灯芯上,木花开在推刨上,灶花开在灶头上。啥个踏仔步步高?啥个开花节节高?啥个出土天天高?啥个收成年年高?脚踏扶梯步步高,芝麻开花节节高,竹笋出土天天高,花地收成年年高。如今镇上好风光,农民个个心花放。今年又是大丰收,心里高兴山歌唱。桔园又是好年成,绿树中间红堂堂。棵棵都是压弯腰,欢迎客人来品尝。水稻又是好年成,看看望望一式平。棵棵都是大刷(穗)头,无边无沿稻浪滚。蔬菜又是好年成,碧绿生青水灵灵。棵棵都是无公害,运往城里笑煞人。镇上处处开新花,特色乡镇多红火。农户家家能致富,迈步小康党引路。

    这首崇明山歌唱出了崇明农村老百姓由衷的喜悦之情,充满了对新时期以来在党和政府的指引下取得成就的自豪感。

 

 

 

 

     。

 


2021年12月01日

“指间传承,巧艺匠心”——城桥镇非遗文化之竹编体验系列活动 第一期:“轻风竹韵”——竹编团扇活动

上一篇

下一篇

崇明山歌中的革命歌谣 ——崇明非遗中的红色资源

添加时间:

非遗保护